• <menu id="egooa"><tt id="egooa"></tt></menu>
    <optgroup id="egooa"></optgroup>
  • 您好,歡迎您訪問廣東中保維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網站!
    大家都在搜:
    順德保安公司|
    佛山順德保安公司|
    佛山順德保安服務公司|
    佛山市順德區保安公司|
    中保維安
    福德彩票平台注册 » 中保維安資訊中心 » 常見問題 » 保安員們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業余生活的

    保安員們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業余生活的

    發布日期:2015年8月6日 來源:www.aerocargas.com 已瀏覽628次

    每當有人提到保安員,首先想到的是一個帶著大沿帽的小伙子筆直的站在門崗上,要你出示證件或是登記。 從他們身邊走過的人很少有人會關心這些小伙子8小時之外的生活,除了巡邏、站崗和問詢,下班之后,他們又會如何度過屬于自己的時光呢?

    生活,有時像張白紙

    看了幾頁報紙,王錦無精打采的打開了電視機,小王最喜歡的節目是體育,最近又迷上了《新白發魔女傳》,不過現在是下午,這些節目到晚上才有,電視里 大部分部 是廣告,要是碰見美女廣告,他也會多看上幾眼。在換班的休息時間,按規定小王只能呆在宿舍里備勤,宿舍里新來的幾個隊員,彼此之間不是很熟,大家一時還沒 有找到共同的話題。

    “除了看報紙和電視,每天實在找不到什么事情做,又不能隨便出去。” 小王在佛山順德的一家超市做保安,他覺得自己當保安一年,幾乎什么也沒有做,時間一晃就過去了,每天的日子反反復復,單調又乏味,只有那臺21寸彩電與他相伴,54個頻道,閉著眼睛都能說出來。

    為了給大家找點娛樂項目,王班長曾把超市里廢棄的一些大塊的鐵器,改造成啞鈴,作為大家的健身器。

    “下了班,實在沒什么事干!”成為記者在采防中經常聽到保安員說的一句話,“不管干什么部需要花錢,一個月就掙這么點錢,怎么可能夠花呢!”在采防中,有些保安員平時還需要家里給自己寄錢。

    保安隊里的右宇每天下班,都會抱著他那把150元買來的紅棉吉他彈上半天,什么流行他學什么,身邊也常常會同上幾個隊友充當“fans”。因此很多隊友羨慕右宇有音樂細胞,至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可以自娛自樂。

    閑暇無事時,許多年輕的保安員喜歡上打籃球,不過具備這樣條件的保安隊不多,籃球場往往會離駐地很遠。佛山順德一些高校的保安員告訴記者,每周他們都會組織藍球賽,有時還會和大學生打上一場,每天練球,就成為這些小伙子的最大娛樂。

    訓練成了主旋律

    “李國強你不會喊報告嗎!我不愿意罰你做俯臥撐,那是變相的體罰!” 宋隊長的聲音有些嘶啞,李國強正在和身邊的隊員說笑,看到來隊長要動真格的,馬上止住了笑聲,緊跟著喊了聲“報告”,這下子到把周圍的幾名隊員給逗笑了。

    此時已經是晚上8點多,宋隊長正在帶領這幾名保安員做軍體拳的練習,宋隊長是剛剛被提升的,在隊員們中的威信還有待提高。

    “下個月全市的保安要有個匯演, 所以現在每天晚上帶著隊員進行訓練,其中包括正步走、軍體拳等。”宋隊長邊向記者介紹,邊盯著那些不太“聽話”的保安員。

    宋隊長的保安隊隸屬于佛山順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駐點單位是一家大型商場,大約有三十多人。

    隊里的保安員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練拳。即使沒有匯演也要進行常規的操練,除此以外,還有定期的學習, 班隊會組織保安員在休息時間進行業務學習、經驗交流。保安隊里一些軍人出身的保安員,對于這樣的生活還算適應,但是大部分的保安員很難接受, “練這個拳,也就是給外人看看,其實根本就不實用!“‘學來學去就是那么幾本書,沒有什么真東西。”

    目前,很多保安隊對于保安員實行半軍事化的管理,禁止保安員私自外出,如果要出去必須向班隊長請假。 “這樣做主要是怕保安員到外面惹事, 都是年輕人,血氣方剛,難免不出點事,就讓他們多進行體能訓練,這樣既鍛煉了身體,也消消他們的火氣。”保安公司的一名大隊長向記者解釋道。

    “其實業余的休息時間跟上班也差不多,都被安排好了,唯一的區別就是休息時間不給錢。”一個保安員調侃道。

    “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在宿舍里呆著!…‘我現在是老隊員了,請假還好請一點,班長多少要給些面子。”保安班的王斌告訴記者,許多新來的保安員連出去買包煙都要向班長請假,否則就是違反紀律,搞不好要扣錢的。

    CS與魔獸的爭鋒

    如果說電腦游戲是孩子們的最愛, 這句話也同樣適用于年輕的保安員。 剛剛19歲的張國興,來佛山順德當保安還不滿半年,但是在保安隊里已經是有名的CS高手,CS的中文名字叫 《反恐精英》,屬于電腦模擬真人的警匪對抗游戲。對于從來沒有摸過槍的年輕人,在電腦里過一把癮,是再好不過的了。

    張國興每天上班6個小時,兩個小時一倒班,班與班之間休息兩個小時,從早上”點到晚上1點。下了班之后, 隊長對大家管理很松,他就會約上隊友,上網吧玩一把CS。人多的時候,能有幾個隊友一起上,有時甚至換崗休息的時候也會上網吧過上一小時的 癮。

    “網吧離我們的駐點不算遠,大約10分鐘就能走到。”每小時2元錢的費用,對于他們基本上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大家的興致好的話會打個通肖,夜里要比白天便宜。“大家部是年輕人,第二天照常上班!”提起CS,張國興會比許多幾的話多。

    不過最近,張國興少了些神氣,隊里來了幾名新隊員,他們不愿意和張國興上玩CS,而是喜歡網絡游戲魔獸。漸漸的保安隊里也形成了兩個派別,一個是CS黨,一個是魔獸黨,有時大家閑著沒事時,會相互“攻擊”對方,以擴大自己“黨派”的力量。

    除了像張國興這樣喜歡玩電腦游戲的隊員外,還有一群保安員也是一下班就老早鉆進網吧。他們的內容顯得要文靜的多,成為網聊一族。

    鄭熊方是記者在東莞遇到網齡比較民的一名保安員,二年前從職高畢業的鄭楚方從老家河北邢臺來到東莞, 通過老鄉的介紹,很快當上了保安員, “當時想也就干一年,沒想到一下子干了二年。”自從當上保安員,每天下班上網吧,便成了鄭熊方生活的主要內容。“剛開始的時候,主要是和網友聊 天。”回想起第一次來網吧的經歷,鄭楚方說,人感覺一下子給“震”住了, 沒想到網絡世界那么豐富,可以認識到很多平常見不到的人,而且哪里的人都有。與平日中枯燥的保安工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從此,鄭楚方就成了一個專業的網 蟲。

    鄭楚方咯帶羞澀的告訴記者,現在的女朋友也是在網上聊到的。開始是在聊天室里遇到,發現彼此是同鄉, 又在同一個城市,于是彼此留下了QQ號,沒過多久兩個人就約出來見了第一面,到現在已經交往一年多了。

    除上網聊天玩游戲,也有的保安員到網吧是為了看電影,或是通過網絡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喜歡上網吧的保安員年齡一般部不會太大, 他們容易接受新鮮的事物,喜歡尋找刺激。

    灑,是最好消遣

    上午8點一過,佛山順德市五大道一處居民小區門站崗的曹文斌打了幾 個哈欠,看著小區正在進進出出的車輛,顯得無精打采。昨天晚上,曹文斌約了幾名老鄉去喝酒,一直喝到半夜4點多。剛在床上睡了不到二個小 時,就又爬了起來,因為早上有他的班。

    這樣的生活曹文斌早已經習慣,每天下班,他都會約上幾個隊友上喝酒。高興多一個人能喝上五瓶啤酒,少一個人至少也要喝1瓶意思一 下。曹文斌的老家是東北牡丹江,說起話來逢著一股豪氣。小區里的物業公 司,雖然規定是不讓保安員喝酒,但是很少有人真正來管。

    每次喝酒,開始是挨個請,今天你請,明天我請,大家心里有數,該自己請了,下了班就主動約上大家。但隨著隊里的年輕人越來越多,有時也會有人提出AA制,這樣更好算。

    曹文斌告訴記者,每個月隊員掙的錢也就1600元左右。但是一次酒喝下來最多時要小兩百,到了月底可能就要找人借錢了。所以大家也會有意的自我控制一下,平時少喝,二四個人, 一頓控制在50元左右。一周最多喝一次痛快的。

    “下了班,沒什么事干,喝點酒找點樂。”曹文斌對自己的酒量很自信,從沒有讓人扶著回來過,都是他扶別人。而且他還有個習慣,夏天喝啤酒, 冬天喝白酒,酒的好壞無所謂,只要能喝上兩口就覺得挺自在。

    睡不醒的一天

    這兩天,在河北竹廊坊市一家銀行從事保安工作的王嘉,正在發愁給自己的床配一個什么樣的新枕頭。他告訴記者:“當保安員已經有半年,這個工作不是很 累,但是很熟人,一天工作的時間不長,但由于經常要互相換崗,所以總的工作時間會很長,一天上 8個小時,中間要休息3次,每次兩個小時,這樣一天就是14個小時,所以一下崗,就感覺特別的困。”為了能讓自己睡個好覺,王嘉打算給自己換一個舒服點的 枕頭,不過大商場里的枕頭太貴,一個要四五十塊錢,可是便宜的,又不舒服,這讓他多少有些猶豫。

    和王嘉有同樣感受的保安員在記者的采防中不在少數,許多保安員告訴記者,下了班最想做的事就是睡覺。在廊坊市某小區當保安員的肖帝強,上年有一次客 戶單位放長假時,他和隊員也占了光,可以休息一周,結果他連著睡了兩天。“總覺得自己睡不醒, 頭一挨床就想睡。”住在一起的隊友也差不多,“不過這樣也好,可以省下好幾頓飯。”

    下了班,能好好的睡上一覺,成了許多保安員的“最低要求”,但是即使這樣看似很低的要求,在很多保安員那里也很難實現。

    記者在一些保安員的宿舍里常見的場景是,四張上下鋪,能住8名保安員,基本上每一個宿舍里都會配備一個電視機。電視,是許多保安員最大的消遺。這樣 矛盾就出現了,有的保安員要休息,有的保安員要看電視,還有些不休息的保安員在聊天,往往互相影響。而在夜里,有的人要半夜起來上夜班,有的保安員剛剛從 外面被替下換崗,這樣一出一進,也同樣會影響到正在休息的保安員,結果,很多保安員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

    兩點一線的生活

    “來了佛山順德快兩年了,唯一一次出去玩還是在當保安員以前。”陳偉向記者抱怨道。

    陳偉是兩年前到的佛山順德,家在河南,剛來的時候在建筑工地當搬運工, 由于太累,身體有些吃不消,就轉行當上廠保安員。

    “在這里工作快一年,哪里都上不了。”陳偉的工作地點是位于佛山順德西直附近的一家高檔的商住兩用小區, 每天的工作內容就是站崗巡邏,每天工作6個小時,一周七天,沒有休息日。 在換崗的休息時間,或是下班以后,按照保安隊里的要求,不可以離開崗位,只能呆在宿舍里備勤。如果要出去,按照規定兩個小時以內要向班長請假, 超過兩個小時則要向隊長請假。如果要請一天的假,一天的工資就沒有了。

    自從當上了保安員,陳偉的生活就開始變成了兩點一線,每天除了上崗,就是宿舍。要是請假出去,只有兩 個小時的自由,所以只能在小區 圓1公里的范圍內活動。一年的保安經歷,他最遠的地方也就去了趟人民廣場,還是因為被佛山順德保安公司抽調去協助治安維持。

    保安隊里半軍事化的管理,讓陳偉多少有些吃不消,幾次都不想干了, 可是因為自己沒有什么技術,找別的工作也未必就能多掙錢。

    來佛山順德兩年,陳偉去過西湖,而且還是在工地當建筑工人時去的。沒想到自從當上保安員,只能在工作范圍內的一畝二分地里轉。每次給家人打電話,都怕家里人問“佛山順德哪里哪里怎么樣’”

    與陳偉同在一個保安班的胡軍, 是直接從家鄉被保安公司拉到佛山順德當保安員的,近半年的時間內,連西湖沒有機會去過。當記者問他知道西湖怎么走時,胡軍憨憨地笑了兩聲, “在地圖上見過,知道坐地鐵能到,要是走路,就不知道怎么去了”

    同樣是佛山順德保安員的許民安運氣要好得多,許民安所在的保安公司定期都會組織一些保安員旅游,如果被評為優秀保安員的,去的地方也要好于普通的保安員,去年被評上優秀保安員的許民安就隨公司出去了一次天津塘沽。

    記者在采訪中還遇到這樣的保安員,保安員如果所在的客戶單位福利好,客戶單位在組織員工外出活動的時候也會將保安員帶上。

    日日盼織女

    已經4個月過去了,何海寧至今仍未見到自己的女友。“我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見到她,心里老是想著。”何海寧說。

    在佛山順德當保安一年的時間里,幾 乎每天下班,何海寧部會給自己的女友打一個電話。一年前,何海寧來到佛山順德當保安,那時女友還在老家鄭州上 學。畢業后她在鄭州找一份文秘的工作。今年十一的時候曾來佛山順德看小何,為此何海寧特意和隊長請了兩天的假,陪著女友去了西湖。女友在臨走時答心何海寧辭掉 老家的工作,也到佛山順德來,這樣兩個人就可以在一起了。

    可是,讓何海寧沒有想到的是,女友的爸爸突然得了重病,一下子把團聚的期限延長,現在女友已經辭掉了工作,在家照顧爸爸。何海寧希望女友能再來一次。“如果她實在來不了,我就回去,不過我們都覺得在佛山順德機會會多一些。”

    與何海寧一起工作的程剛,平時 .要發個短信就能見到自己的女朋友, 女友在離自己工作不遠的商場里做銷售員。一下班,程剛來不及換下保安服,急匆匆地趕過上當“顧客”,一般這個時候女友還沒有下班,他就在一旁陪著。兩個人 有說有笑,商場的經理 還以為自己又多一個保安員。

    和女朋友約會,成為一部分保安員業余生活的重心,只要有時間就會和女朋友團聚一下。半軍事化的管理,保安員能自由支配的時間很少,因此, 牛郎織女型的保安員不在少數。

    很多保安員一個月只能見到女朋友一兩次,平常大多是打電話或發短信互訴衷腸,電腦好的,會上網和女朋友視頻見面。

    劉盧沒有這些年輕保安員的煩惱, 三十多歲的他,家是本地的,結婚已經9年,孩子剛剛上二年級。“一下班,沒別的,先回家做飯,家里的老人、孩子都等著呢,沒工夫閑著。”劉聲把自己的生活 排得很滿,自己工作的駐地離家不遠,騎車只需要5分鐘,家里要是有什么事,可以馬上趕回上。晚上要給 家人做飯,還有輔導孩子做功課,早上在上班前還要先把孩子送到學校,為此,保安隊特意給他安排的都是白班。

    找不到歸宿的感覺

    “再干一年就回家,學個技術,做點小生意。”正在崗上執勤的李海峰告訴記者,來佛山順德已經有二年的他,一直在佛山順德找不到家的感覺。

    剛到佛山順德時,李海峰才11歲,因為想家哭了好幾次。只要一有空就出去找陜西老鄉,大家一起逛街、吃飯聊家鄉話,只有這樣才不會讓自己感到太孤單。李 海峰的駐點是一個寫字樓, “里面的白領許多也是外地的,有的還是他的老鄉呢,不過人家掙得多,能在 佛山順德買房,像我們這樣當保安員,干一 輩子也別想買。”

    在佛山順德,大部分的保安員家部是外地的,下班后,會像李海峰一樣上找自己的老鄉、朋友聚一聚。有些保安員在本地有自己的親戚,與李海峰一起工作的吳曉峰的姑姑就在佛山順德,每個周末他都要上一次,不過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看姑姑,而是可以在姑姑家改 善一下伙食。

    羅輝高中一畢業就從家鄉哈爾濱跑了出來,在佛山順德既沒有親戚也沒有什么朋友。不執勤時,更多的時候是自己一個人在街上調逛,“在街上可以聽音像店里放 的音樂,還可以看街邊的美女,時間很容易打發的。”不過,到了晚上,羅輝還是會感到很孤獨,即使這樣,他還是很喜歡佛山順德,想自己在外面多“玩”幾年,累了 再回家。

    也有些保安員利用業余時間,會給自己報一個班學習。孫云龍在上年給自己報了個法律大專班,“自己還年輕,覺得還是心該多學一些,而且法律和自己的工 作也多少有些關系。”為了不耽誤上學,孫云龍特意要求隊長給自己換成夜班,這樣可以白天上學, 晚上上班。雖然累一些,不過,小孫希望這樣可以給自己今后的生活多帶來些希望。

    保安員的年齡不同,文化層次不同,這些都會不同程度的影響到他們的愛好。同樣,對于保安員管理嚴格與否,家是否在本地,也會決定著他們業余生活的內容。

    在采訪中,記者遇到最多的是年齡在20歲上下的保安員,很多都是剛剛從家鄉出來,而對記者的提問還會格外緬腆。

    從家鄉走到大城市,而對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工作、生活,如何安排好自己的業余時間,很多人顯得無所適從。 一位家是保定的保安員小李,曾對記者說:“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工作是為掙錢,下了班,就會覺得自己特別的空虛,只想時間過得快一點。”

    保安員的業余生活會可接反映到他們的工作中上,甚至影響到服務質量的好壞。作為行業的管理者,不僅僅要將自己的目光放在對保安員工作的管理上,同樣 對于他們工作以外的生活也應該給予一樣的熱情,為這些年輕人在工作以外營造一個健康的生活環境。這既是對公司長遠利益的考慮,同時也是對這些年輕人的負 責,于社會也是有益的。

    相關資訊
    推薦服務
    定制保安服務
    個性保安服務
    臨時保安服務
    皇家特勤保安服務
    推薦服務
    福德彩票平台注册